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 ​梅花香自苦寒来

2019-10-24 1346次 作者:耐耐资讯 关键字:耐耐网《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栏目独家专访报道

梅花香自苦寒来

耐耐网《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栏目独家专访报道

                                              blob.png

史光荣,1959年出生于山西省五台县,汉族,中共党员。现担任蒙古国晋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蒙古国晋商总商会会长。

蒙古国晋华集团于2004年在蒙古国注册成立,集团总部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旗下有六家公司,另在中国首都北京、香港特区设有分公司。集团业务涉及五大板块,包括能源、矿产、环保、金融、国际贸易。能源方面,有总投资近300亿元的坑口电厂,拥有3000兆瓦的机组,此电厂可以称得上为蒙古国最大的电厂。矿业方面,涉及投资有19个矿。环保方面,与江苏博大共同开发蒙古国污水厂项目。金融方面,晋华集团还收购了一家俄罗斯在蒙古国开的银行。该家银行的收购,为中国商人的生意投资金在蒙古国其安全性得到保障。

看着这些辉煌的成绩,大家也许会认为,史光荣是侥幸成功,其实,他和任何一个成功的人生一样,也有一部艰苦创业、悲怆心酸的创业史。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所以孟子感慨说: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但史光荣又和别人不一样,他的豁达令高山仰止,他的经历让人敬佩的心酸。

五台山脚下,有条清凌凌的小溪,这小溪潺潺湲湲,流向远方。文珠菩萨手执金刚宝剑,骑着青狮顺流而下。来到了一个小村旁边,青狮停了下来。文珠菩萨的宝剑能斩断一切众生的烦恼和红尘的爱恨情仇,可是却斩不断爱美的心。小溪两岸的岩石上,破石而出的是参天的苍松翠柏,到处层峦叠翠、花香鸟语。她和青狮面对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小村,也不觉神情恍惚,不由自主地欣赏起来。

日子总是像白驹过隙,时间转眼来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寇全面侵华,太行山成了抵御外辱的屏障,那时候共和国的元帅聂荣臻带着一个银发碧眼的老外,也来到了这里,他们是为了改善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的条件,为了治疗伤员,培养医护人员,为了修筑医院病房来选址的。他们也来到这条小溪旁,他们选中了这里,在这里为抗日受伤的勇士疗伤。这个老外叫白求恩,这个小村叫松岩口。我们的主人公就出生在这里。不过他的降生可没有那么多诗情画意,就在三年自然灾害的首年,1959年3月11日,一个婴儿呱呱落地了,他叫史光荣。

史光荣悄悄地来了这个村庄,他悄悄地来了,他的到来却点着了母亲的焦灼 。史光荣什么都没学会 ,最早学会的是挨饿 。当他离开母亲的怀抱,下地匍匐,饿着的肚子,感受到了这片土地的温热,那时候他还不懂事,只知道那是灰呀土呀,不知道这就是祖国,就是他一要为之奋斗的母亲。他学会了挖野菜,山沟沟给了他无穷的辛酸和欢乐,他顽强地挣扎着,与饥饿抗争着;他带着弟弟、妹妹挖野菜,那时候不懂事,他还不懂得,他挖到的是人世间最浓的亲情,他们是在与贫穷抗争,他才明白哥哥两个字有多亲、有多沉。上学了,半碗干咸菜要吃一星期,菜很凉,心里却很热,有时候饿醒了,就偷偷到厨房喝点凉水,那时候不懂事,以为那就是生活,他不知道那是他嗷嗷待哺的祖国。当他在巍巍的太行山上啃着冰冻的窝头,当他带着弟妹们,去地里寻找村民们收获时遗漏的比核桃还小的小土豆时,他才渐渐品尝出,生活的滋味,他才知道他的祖国很贫穷、落后。儿不嫌母丑,童年的这些经历,在史光荣的心里埋下了自强不息的种子,他的理想并不伟大,但却很实在、很现实,让全家人都能吃饱,让家乡的妇女儿童都能吃饱。这个朴素的愿望成为他后来商海淘金的原始动力。

当他上学读到中国的近代史时,满清末年的兵燹匪祸,官员的贪婪骄奢,终于召来了八国联军,召来了圆明园的大火。华夏大地生灵涂炭,特别是当他知道了太原沦陷、南京大屠杀,他哭了。因为从这时起,他才知道他的祖国,他的母亲不仅是地大物博,而且贫瘠多难,才知道祖国不仅曾经灿烂辉煌,也曾有一部受外国霸权欺凌的屈辱史 。他才明白了他的祖国善良质朴、威武不屈的性格,他才懂得他的祖国急需知识,急需技术,急需要钱。他的祖国再也输不起。他明白了做为一个中国人的责任,从此他有了做一个炎黄子孙如何去奋斗抗争的梦想。

1976年9月,史光荣到了父亲所在的五台县八一机械厂上班了。他进了工厂。在工厂里,史光荣勤学苦干,认真钻研,掌握了许多技能,特别是财务和商贸知识。特别是他乐善好施、乐于助人。他耳濡目染的晋商重义守信、开拓创新故事,激励着他。1980年6月史光荣被调到山西省太原市江阳化工厂工作。常言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晃十年过去了,史光荣日积月累,勤耕不辍。他已经迈入中年,他苦苦地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机会,他默默地学习着,他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他没有气馁,他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他知道努力奋斗梦想才能成真,所以他默默地准备着,准备着将来的那一天。他终于迎来了他人生最重要的机遇和挑战。

1988年秋天,史光荣到北京出差,在一个小旅馆里,结识了也来北京出差的内蒙古二连浩特市化工厂采购员徐先生。在这里,他们一起住了半个月,因为他的开朗大方,二人熟悉起来,成了朋友。既然都是做业务的,聊天自然也离不开本行,史光荣和徐先生约定,以后要互通信息。

1989年8月,史光荣的机遇降临了。徐先生突然给史光荣寄来一封信。他在信中告诉史光荣,他们公司正在与蒙古国做边境贸易,询问史光荣是否感兴趣。读完信,史光荣立刻嗅到了商业机遇,直觉告诉他,机会来了。虽然企业创始人的生长环境、成长背景和创业机缘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有敏感的直觉。特别是敢于冒险,都是在条件极不成熟和外部环境极不明晰的情况下,他们敢为人先,第一个跳出来吃螃蟹。史光荣感觉到要想扩大公司业务,要想发展就必须走出去,要把业务做到边境去就是一种好办法。于是,史光荣当机立断,决定去考察二连浩特的市场。史光荣见到了二连浩特的公司负责人,他为史光荣介绍说:“我们主要是跟蒙古国做贸易交换的生意,就是用我们的大米、白面来换对方的废铜、废铁。”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说:“这半年来,我们从蒙古换回好多废铜、废铁,就算是当作加工材料,也卖不出去。”二连浩特是个边境城市,当时信息闭塞,交通也不发达,而且与边境城市做生意需要办理通行证等一些复杂的手续,没有人愿意做这种劳神费力的买卖。所以,这些废铜、废铁在这里还真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企业家又有另外一种精神,就是敬业,他们深知,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他们在生活中,为了他的事业才生存,而不是为了他的生存才经营事业。对商机的敏感,才是企业家的顶峰体验和不竭动力。史光荣听后,很感兴趣,他已经做过几年的外贸生意,知道市场上这些“废铜烂铁”的价值,他牙关一咬说:“你们有多少,我都要了。”公司负责人吃惊地看着他,然后很高兴地说,大概有30吨废铜铁,并对他说,可以以每吨8500元的价格卖给史光荣。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史光荣知道,这些废铜、废铁在山西的市场上,每吨13000元,差价巨大。他在心里飞快地盘算了一下,这些废铜铁能赚13万元呢。这可是一笔好生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史光荣立刻与他们订立了协议,并对他们说:“你们的货,我全部要了。不超过一周,我带着支票来拉货。”公司负责人松了口气,满口答应。虽然公司负责人事长舒了口气,可史光荣并不轻松,当时,20多万的现金也不算小数字,不过,朋友们都相信他,都乐意为他融资。几天后,史光荣如约来到二连浩特,他雇了三辆解放牌带拖挂汽车,把废铜铁拉到了太原。史光荣没有急于变现,把这些废料卖到回收站,而是耐心等待机会,最后以丰厚的利润,把废铜铁送到太原市的一个铜厂,加工成铜盘球,然后卖给了河北徐水县一个加工厂。这次旧钢材生意,足足赚了30万元。他拿到这第一笔钱的时候,他首先拿出一部分,寄回老家,去滋润那片干渴的土地。

从此,史光荣如鱼得水,一直在二连浩特做进口贸易生意,他用大米、白面来置换二连浩特从蒙古国换回的废铜、废铁,生意如日中天,越做越大。这样的进口生意做了一年,他心想,与其把差价给了中间商,为什么自己不直接与蒙古国对接呢。经过考虑,史光荣决定去蒙古国考察。当时,蒙古国刚刚经历了政治的巨变,百废待兴,市场物资全部依靠进口,市场前景十分广阔。考察完后,史光荣像以前一样,雷厉风行做了决定,一次就跟蒙古国的几个客户签订了合同。就在这段时期,史光荣在蒙古国的贸易快速发展,他的个人财富积累也达到了顶峰,他的善举也越来越多。然而,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他太想赚钱了,太想用钱去帮助那些还在苦海中挣扎的人们了,他忘记了商场的狡诈和风险。因为史光荣不懂蒙古语,跟客户签订合同的所有事宜全部听从翻译的,祸患就这样悄悄埋下了。

1990年史光荣踏上蒙古土地,根据市场向导和需求与蒙古商人共同成立了中蒙双马公司,迈开了国际贸易商路。1992年,史光荣和蒙古国的客户签订了700多万元人民币的合同,所换物资全部是铜。这年冬天,史光荣把700多万元人民币的货物全部发给了蒙古国的客户,但,一向合作得不错的客户,却开始不按合同办事,迟迟不交货,史光荣的翻译告诉他说,对方答应过一段时间再发剩下的货物,然而过分的善良和理解别人往往会成为一场灾难。当史光荣第三次来到蒙古国催促发货,他才知晓,翻译利用他语言不通,私自从与蒙古国的贸易中提取巨额回扣,导致客户发货不积极,找各种理由拖延,最终,史光荣600万元的货物打了水漂。到了1993年,史光荣的公司彻底垮了,他从百万富翁沦落到负债几百万元的穷汉。一夕之间,他的帝国崩塌了。这一年,他42岁。胜不骄,败不馁,他豁达开朗的性格救了他,雄心勃勃的史光荣并没有被失败吓倒,他调整好心态,像谢安一样苦苦寻求着东山再起的机会。不久,蒙古国一个做铜矿生意的国有企业领导跟史光荣联系,要与其做钼矿粉的业务,当时钼矿粉在国内很紧俏,每吨价格8万元,而在蒙古国,钼矿粉的价格却很便宜,每吨只要2.4万元。了解清楚钼矿粉的市场行情后,史光荣吸取了以前的教训,但他依然热心,他自学蒙古语,举债72万元跟蒙古国的客户签订了合同,拉了5火车皮300吨的钼矿粉在国内销售,盈利160万元。随着业务的增多,商机也像雨后春笋,公司再次发展壮大。

史光荣的诚信忠厚为他赢得了蒙古国客商的信赖与好感,这些客商很愿意为史光荣介绍新客户。1994年末到1996年,史光荣从破产再次走上了人生巅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想不到,一场六年的牢狱之灾正在等待着史光荣,老天给史光荣的热心肠开了个残酷的天大的玩笑。

1994年,史光荣与蒙古国的额日登特铜钼矿企业签订了300吨铜钼矿合同,不久,钼矿粉在国内的价格开始上涨,很快,钼矿粉成为紧俏物资。1995年,史光荣的朋友韩先生找到史光荣,恳求他为自己的公司联系几十吨钼矿。热心的史光荣向来对朋友有求必应,因为当时的钼矿粉很难联系,史光荣决定把自己公司的部分钼矿粉指标让给韩先生的公司。在史光荣的帮助下,韩先生的公司将货款得到的18万美元,以史光荣公司的名义交给了额日登特铜钼矿。由于钼矿粉的价格飞涨,供不应求,而俄罗斯一家企业作为该矿的股东,对钼矿粉的需求量非常大,因此该矿对国内公司的发货日期一次次推迟。韩先生的公司因为收不到矿粉,报了警,史光荣被带到了呼和浩特派出所。最终,为帮助朋友,让出生意机会的史光荣被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决有期徒刑13年。当听到判决之时,史光荣惊呆了,但他没有怨天尤人,他反而显得很平静,在看守所,史光荣有过急切出去的盼望,当对他有利的证据都没有找到时,他也曾无奈失望,甚至绝望过。他心有不甘,却也处之泰然。他想了很多,三年的看守所期间,他读了很多书,他看了很多名人传记。越王勾践失掉一个国家,古人还知道卧薪尝胆,争取翻盘,何况我一个现代人。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人的内心有无穷的欲望,又有无穷的矛盾,只有能战胜自己的人,才配得上无悔;只有学会了如何与自己相处,才能保持身心的健康与和谐。于是,他冷静下来,开始反思自己,他的心情开始归于平静。当法警押着史光荣走上警车时,当他听到身后传来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看到白发苍苍的母亲踉踉跄跄地追着警车跑的时候,这个铮铮的汉子,又一次哭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史光荣,为了母亲,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争取早日出来,回到母亲的身边,不让她再为自己操心。”在狱中,为了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史光荣阅读了很多法律方面的书,并且开始了对自己前半生的反思,他放平心态,在书籍的海洋中追寻着自己的初心。他的眼界开阔了,他明白了,不只是白发苍苍的母亲在等着他;家乡还有那么多贫穷的母亲在等着他,五台的父老乡亲在等着他;特别是祖国,祖国这个母亲更在等着他,等着他站起来,等着他做一个击不倒、打不垮的好男儿,等着他成为一个天塌下来能扛着、地陷下去能撑着的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他深信,只要自己不倒,就没有人能击垮你。一个人要做多大的事业,就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史光荣这样安慰自己。同时他也认识到健康的体魄是做任何事情的本钱,他坚持锻炼,让自己的身体和心情变得更加强壮。从此,他在狱中的精神状态和在创业时一样,每天晚上都会给自己制订第二天的计划,因为有了计划,日子过得很充实。

热心肠换来七年狱中生活,这玩笑,谁能开得起?回忆起这段往事时,史光荣却说:“那段日子,虽然艰辛坎坷,却是我人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正是磨难,让我不再是一个只会埋头创业的人,而是学会运用执着和坚强去应对生活中的困难,让我学会用宽容、善良、感恩的心去爱周围的人,用成熟的心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史光荣获得一年减刑。

2004年3月,他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重获自由。狱中的七年时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他在天门广场,从花篮中重新诞生,当青春长出了白发,当笑声流出泪水,祖国,这片母亲的怀抱接纳了他,土地的馨香和温热,消融了他浑身的创伤、酸痛和折磨,生活好多回都以死相逼,但都熬过了,他鼓足十二万分的干劲去工作。

然而,面对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他有点无所适从。他身无分文,一切都需要从零开始。人生巅峰的风光早已过去,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他比任何人的体会都要深刻。那段时间,史光荣最爱播放的歌曲是《重头再来》,最爱看的故事是邓小平。当过去的风光和辉煌,失败和失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唯一想到的就是,他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为他做后盾。史光荣正如自己的名字一般,为了光荣和梦想,坚信着心若在,梦就在。他坚信,不是祖国母亲不需要他了,而是他还没有找到孝敬母亲的最好方式。他开始改变了,他做事更加沉稳老练,他全身心地扑到他的事业中,他变得更加执着、更加敬业,唯独没有改变的是他的热心肠和一颗爱国的心。这一年他45岁。

这年的5月,史光荣办理了去蒙古国的护照,6月,他重返蒙古,7月,史光荣在蒙古国注册了晋华有限责任公司。随着业务发展的良好态势,借助蒙古的有利条件、有利资源、有效人脉,在2004年8月27日成立了属于独资的皮制加工厂进行经营。然而,现实远比理想要残酷。由于长期与社会脱节,史光荣对市场缺乏足够的了解,从2004年到2008年,史光荣经营的皮制品生意先后赔进去借来的几十万元。为了节约开支,公司只招聘了一个助理在公司坐守,史光荣独身出去联系业务。那时,每次去北京出差,史光荣住在二十块钱一晚的阴冷潮湿的地下旅馆二层,吃几元钱一碗的面条。后来,他调整经营思路,开始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做起,先介入矿产和能源的开发与利用。屋漏偏逢连夜雨,2008年秋天,史光荣一直以来相濡以沫的精神支柱——妻子张凤香去世了,这个没有跟着他享过一天福的可怜的女人,这个时时刻刻把心思倾注在他身上的女人,在还没有见到他翻身的时候,撒手人寰。史光荣悲痛万分,而此时,公司又挣扎在濒临破产的边缘,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劝他回国发展,但史光荣本来就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头,又经过七年牢狱之灾的锤炼,他没有动摇。幸运女神从来只垂青那些坚持到最后的人。在客户资金紧张或者生意受损的时候,他宁愿放弃债权,他把大部分心事放在寻找新的商机上,而不是追讨债务上。所以史光荣闯荡多年的吃亏是福的性格让他拥有了雄厚的人脉资源。他的厚道友善,他的重情义守诚信,特别是他的一颗为祖国效力的心,开始开花结果,原来的客户朋友,在1996年蒙古国大选后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他们在史光荣的事业上起了作用。商界的朋友也喜欢和他联手,一但有了好项目,都会找他来合作。

2010年,史光荣顺利签下了一笔矿业出口的生意,他太珍惜这个机会了,他没明没夜地工作,他赚了2500万元。这为他接下来的事业发展奠定了经济基础,他打了一个翻身仗,终于走出了人生的冬天。此后的事业发展一路高歌猛进。现在,史光荣已拥有矿产资源的探矿证和开采证,项目有铬矿、萤石矿、钨矿、铅锌矿、铁锌矿、煤矿等多种金属矿。晋华集团旗下的所有涉及行业,每年可为蒙古国创造人民币约七八百万的税收。集团的“蒙古国矿业投资开发”将入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点项目推介手册》。蒙古国晋商总商会是由蒙古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和山西百强产业平台股份有限公司发起,经蒙古国政府“2014年第20号决定”批准登记的非盈利组织。商会的宗旨是,高举中国政府“一带一路”之“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建设”和平发展的旗帜,发展与蒙古国政府经贸合作关系,推动中蒙两国民间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史光荣终于可以为家乡出力了,他全心全意扑在商会的工作上。总商会旨在为蒙、中、俄三国领导人第二次会晤提出的构建“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促进合作,推动“一路一带”发展战略,推动中蒙两国民间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作出贡献;并为蒙古国外商、外资企业以及国内外工商界人士提供发展和交流平台,代表并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为他们提供蒙古国政策法规和蒙古国国际条约相关信息。史光荣带着他的团队和总商会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之“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建设,通过高层引领推动,规划“中蒙经济合作园区”,加强与中蒙两国相关企业和机构的沟通磋商,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投资、资源开发、经贸合作、金融合作、人文交流、生态保护等领域,推进重点项目合作;完善政策措施,统筹中蒙各种资源,强化中蒙两国政策支持;他们积极发挥平台作用,举办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国际峰会、论坛、研讨会、博览会,对增进理解、凝聚共识、深化合作发挥重要作用;他们维护会员合法权益,为中蒙两国机构、企业、留学生和本商会会员提供法律法规、投资信息咨询和培训服务。

如今,史光荣在蒙古国成立的晋华集团业务涉及能源、矿产、环保、金融、国际贸易五大板块。其中,总投资近300亿元的3000兆瓦坑口电厂是蒙古国最大的电厂;收购的一家俄罗斯在蒙古国的银行,为中国商人在蒙古国的投资安全保驾护航;涵盖稀土、钛等在内的19个矿场 价值百亿元;与江苏博大集团共同开发了蒙古国最大的污水厂项目。一个横跨中蒙的商业帝国气势如虹,为我国“一带一路”和“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建设”战略践行着自己的企业责任,为推动中蒙两国民间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贡献着晋商的智慧和努力。风风雨雨人生,起起落落命运,半生归来的史光荣仍保持着少年般对理想的执着与坚守。采访中,史光荣董事长告诉记者,家乡的山水是他前行路上的动力源泉。落叶归根,自己今后的事业发展重心将逐渐转移到家乡,希望能够为家乡的建设添砖加瓦。“走过半生,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些人生感慨。事实上,人生旅途中每一次的磨砺,都是对我们的鞭策,我们不应该在烦恼中徘徊,更不能在烦恼中沉沦,而是要活出那份不忘初心的善良,让自己超越烦恼,走向洒脱。要让自己明白,勇敢与脆弱,软弱与独立,狭隘与宽阔,不过是对我们心地的塑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提醒自己活出一份生命里的温暖。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坚持下去。在逆境中不要灰心,在顺境中不忘感恩,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为了家乡的发展,史光荣积极参加家乡的各种慈善活动,他被企业家们选举为蒙古国晋商总商会会长。对晋商,他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史光荣现在想的最多的,不是自己企业如何发展,更主要的是如何大力支持家乡企业的发展,为山西在“两转”基础上全面拓展新局面贡献自己的力量。史光荣想的最多的是如何助力家乡,助力山西,实现“凤还巢”。吃水不忘挖井人,虽然史光荣从1990年到蒙古国,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但他常说:“我的根在山西,我若能与家乡的公司合作,深感荣幸,也重任在肩。”,作为三晋儿女,史光荣道出了全球晋商对家乡山西的热爱。史光荣说,家乡的山水是他前行的动力。落叶归根,自己今后的事业发展重心将逐渐转移到家乡,希望能够为五台的建设添砖加瓦。

为了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通过高层引领推动,规划“中蒙经济合作园区”,史光荣积极加强与中蒙两国相关企业和机构的沟通磋商,努力在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投资、资源开发、经贸合作、金融合作、人文交流、生态保护等领域,推进重点项目的合作;蒙古国晋商总商会在史光荣的带领下,完善政策措施,统筹中蒙各种资源,强化中蒙两国政策支持;他们积极发挥平台作用,举办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国际峰会、论坛、研讨会、博览会;蒙古国晋商总商会还为中蒙两国机构、企业、留学生和本商会会员提供法律法规、投资信息咨询和培训服务等。史光荣明白,明清山西商人的成功,就在于他们发扬了一种特殊精神,它包括进取精神、敬业精神、群体精神,这就是“晋商精神”。这种精神也贯穿到晋商的经营意识、组织管理和心智素养中,可谓晋商之魂。史光荣觉得应该重新发扬晋商精神,将这种精神融入到重塑山西新形象中,才能取得质的飞跃。

蒙古国晋商总商会是中国晋商俱乐部的联合发起机构之一。做为蒙古国晋商总商会的会长,史光荣经常向企业界的朋友,介绍蒙古国的基本国情,以及分享自己在蒙古国25年的亲身经历,他认为蒙古国的发展潜力巨大、历史机遇空前,是国内企业家在蒙古国寻求发展的绝好时机。晋华集团于2015年成立了晋商总商会,总商会旨在为蒙、中、俄三国领导人第二次会晤提出的构建“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促进合作,推动“一路一带”发展战略作出自己贡献,并为蒙古国外商、外资企业以及国内外工商界人士提供发展和交流平台,代表并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为他们提供蒙古国政策法规和蒙古国国际条约相关信息。通过商会倡导,2015年6月在北京成功组织举办了蒙古国投资论坛。同年11月又组织中国500强企业20多家公司董事会主席,总裁和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参观访问了蒙古国乌兰巴托市,为进一步合作做好了基础工作。史光荣会长,希望通过与企业家的交流,去顺利开拓国际市场,开拓新领域。蒙古国晋商总商会致力于对国内企业的支持,他表示,自己将一如既往,对希望合作的企业,鼎力协助、合作共赢。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时高度评价了“诚实守信、开拓进取、和衷共济、务实经营、经世济民”的晋商精神,大大提振了晋商心系桑梓、回馈家乡的晋商情怀。做为蒙古国晋商总商会会长的史光荣,也为当代晋商在新时期的价值定位,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五台,这块华北脊梁的龙兴宝地,不仅是国家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还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世界五大佛教圣地。这里不仅是普度众生的佛教圣地,也是抗日救国时期,八路军的总部,这里出过阎锡山、徐向前。这里不仅香火缭绕、梵音不断,这里更有富饶肥沃的土地、淳厚质朴的人民。

任何一个民族的脊梁,都是用它最优秀儿女的骨骼和灵魂来奠基的。在五台这块热土上,有多少好儿女,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国家的兴旺,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史光荣常想,我这点苦算的了什么。他常常用这些英雄故事来鞭策自己。史光荣说:“人生旅途中每一次的磨砺,都是对我们的鞭策,我们不应该在烦恼中徘徊,更不能在烦恼中沉沦,而是要活出那份不忘初心的善良,让自己超越烦恼,走向洒脱。要让自己明白,勇敢与脆弱,软弱与独立,狭隘与宽阔,不过是对我们心地的塑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提醒自己活出一份生命里的温暖。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坚持下去。在逆境中不要灰心,在顺境中不忘感恩,在绝望中寻找希望。”质朴的语言中有他悟出的人生真谛。

史光荣,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用生命抒写了祖国复兴路上的一段光荣的奋斗史。他是太行山上的一棵参天大树,他是黄河水里的一朵晶莹的浪花。

 

耐耐网《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栏目独家专访报道